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帆页页博客

荡漾四海风云 游览五湖景观

 
 
 

日志

 
 
关于我

多学 多看 多做 多写 丰富自己的阅历! 互相学习 共同提高 经常交流 相得益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为什么人们爱去咖啡馆写东西?  

2017-03-25 18:40:51|  分类: 抒发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家令人惬意的咖啡馆,温暖、洁净而且友好,我把我的旧雨衣挂在衣架上晾干,并把我那顶饱受风吹雨打的旧毡帽放在长椅上方的架子上,叫了一杯牛奶咖啡。侍者端来了咖啡,我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本笔记簿和一支铅笔,便开始写作。”

      1960年代,当海明威回忆起四十年前自己旅居巴黎的生活时,他在《流动的盛宴》中写下了上面这段对当地咖啡馆的描述。

     作为文学史上最著名的咖啡馆爱好者,海明威在巴黎塞纳河畔的日耳曼大道上度过了令每个以写作为生的人最为艳羡的时光。1921至1926年,辞去工作的海明威每天都在丁香园咖啡馆写作,两星期的时间,他就在这里写完了《太阳照样升起》。

半个多世纪过去,今天的咖啡馆依然是深受年轻人们青睐的另类工作场合。那里似乎有种魔法,能够激发出人类内心的沉睡的艺术家和诗人。越来越多的人跑到咖啡馆去工作,好像不去咖啡馆就没法好好干活。只有在咖啡馆,我们才能完成那些被逼进deadline的工作内容,效率是在办公室和家里工作的十倍之多。

咖啡馆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能在一百年间源源不断的吸引人们跑去办公写作?

实际上,出现于法国大革命的现代咖啡馆,最开始并不是普通百姓能够日常消费得起的地方,只有那些无需上班的有闲阶级知识分子们才能担负的起在这里呆坐一天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思考讨论一些形而上学的问题。

直到1971年,第一家星巴克在西雅图创立,咖啡馆才正式开始走向民众。在星巴克CEO霍华德·舒尔茨眼里,咖啡馆是一个“第三空间”,它区别于家宅和办公室,能让来到咖啡馆的人们暂时摆脱来自家庭和工作的困扰。无论是伴侣的唠叨、孩子的哭闹,还是办公室压抑的氛围和吵闹的交谈声,都在咖啡的香气中烟消云散。

1989年,美国社会学家雷·奥登伯格在著作The Great Good Place中正式定义了“第三空间”这个概念。 “第一空间是居住空间,第二空间是工作空间,第三空间是休闲娱乐空间。”第三空间的质量和人们停留时间的长短,将决定一个人的生活品质。咖啡馆,就是最典型的“第三空间”。

学术杂志《消费者研究》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在室内噪音中更适合从事创意性工作,而写作就是最典型的创意性工作。就像极度专注的思考某事往往想不出办法,但休息一下回来可能就有了解决方案。恰到好处的噪音(70分贝)是最利于专注工作的音量环境,而极度的安静实际上则会削弱你的注意力,阻碍写作最为需要的抽象思考。由于咖啡馆独有的氛围噪音实在太有名,甚至有网站coffitivity.com专门模拟了咖啡馆的背景音,供那些由于任何理由无法去到咖啡馆的人工作时使用。

然而,咖啡馆之所以能够提高工作效率却并不仅只有氛围噪音这么简单。

木质扶手椅被拉开时与地板摩擦的声音、意式咖啡机工作时的隆隆声、上餐的铜铃叮咚声、咖啡勺和马克杯碰撞的声音、人们交谈和进食的声音、打字的声音……低沉混乱长时间持续的氛围噪音混合着空气中弥散着的咖啡与食物的香味,在咖啡馆这个温馨而优雅的空间里,所有东西都被混合的美妙而恰到好处,仿佛只要在桌前坐下,点上一杯卡布奇诺,我就可以在四小时之内写完拖了一个星期的稿件。

作为许多人理想中的“第三空间”,咖啡馆提供了舒适的办公环境。它比卧室更为正式,却没有图书馆和办公室那样过于正式。在这里工作看起来不像工作,所以更有趣,对工作的抵触情绪也更低。相比在图书馆绝对安静环境下昏昏欲睡的状态,咖啡馆提供食物和饮料,休息的片刻也有助于调节大脑,无意中形成了“番茄工作法”一般的工作节奏。

咖啡馆之所以备受以写字为生的人群的热爱,还与自由职业者在家办公的工作状态有关。相比不见天日的居家生活,在咖啡馆写作至少能强迫你整理好自己跨出家门。在咖啡馆这样只允许浅度社交的空间里,我是一个独立的人,却不是一个孤独的人,我可以在任意一张餐桌后藏匿起来,成为眼前集体中的一员,就算在两杯红茶拿铁之后这个集体就会解散,这也将会是一次互不打扰的美妙邂逅。

有人说,在咖啡馆写作有一种仪式感,你被数十双眼睛似有似无的撇着,身边的人都在学习和工作,不远处指尖敲打键盘的声音也会让你更有动力。社会助长效应(Social facilitation)描述的就是这样一种现象,人们在完成任务时,如果有观众或竞争者在场,将会激发起优于独处时的表现的倾向,在不认识观众的情况下,这种效应表现得最为强烈。咖啡馆正是社会助长效应的完美诠释。

从小时候放学去麦当劳写作业,到长大成人后去咖啡馆写作,其中反应出的经济状况变化也是一条很有趣的线索。根据《卫报》2015年数据,上海人的人均收入是伦敦的三分之一,而在上海,一杯星巴克的价钱却比在伦敦还要贵那么一点点,这也就意味着在星巴克买一杯咖啡对许多中国年轻人来说还是一件略微奢侈的事情。而对于在咖啡馆里写作的人来说,这杯并不廉价的咖啡就像是对自己作品的投资一般——有投入就要有产出,迫于成本的压力,他们也会强迫自己认真写作——“都花了这30块钱了,我一定要把它写出来”。

无论如何,能在温馨舒适的咖啡馆里喝上一杯新鲜调制的手冲咖啡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对那些喜欢咖啡的人来说,咖啡的香气能冲淡deadline的焦虑和灵感枯竭的痛苦,这也是他们跑去咖啡馆干活的根本原因——咖啡和咖啡馆能让工作变得幸福。

女人就应该呆在咖啡馆。

男人也应该呆在咖啡馆。

大家都应该呆在咖啡馆。

因为,咖啡馆里有WiFi。

--作者:施业中    会须一饮三百杯 作业还是写不完  编辑:马乔 的地得检察官  不爱喝咖啡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